欢迎来到世界健康平台 · 阿里康康 ─ 造福人类!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聚焦 > 今日头条

树欲静而风不停,子欲养而亲不待

浏览次数:1262次  时间:2015-06-040

  曹岑从新闻照片中认出获救的老人是母亲朱红美,激动痛哭摄影/新华社记者李响

  6月2日,一名南京家属向记者展示岳父的生活照摄影/新华社记者李响

  失踪船员家属启程前往事故现场摄影/新华社记者陈诚

  “东方之星”乘客亲属在上海协和旅行社等待消息供图/新华社

  “东方之星”号乘客家属在上海协和旅行社等待消息供图/新华社

  原标题:“我的妈妈找到了”

  当承载着“夕阳红旅行团”的“东方之星”沉入长江的时候,人们开始再次关注起那些中国的老人们,无论是远在船上的,还是近在身边的。

  船上乘客的家属们奔向了监利,奔向了长江。越来越多子女,除了在政府的寻人登记平台上登记以外,也开始在微博、微信朋友圈里建立了网络寻亲平台。对于这些家属来说,他们寻找的是突然失去的亲情,他们更想寻找的是一份儿女的责任。

  在绝望中看到了希望,救援人员的努力让这对兄弟又一次见到了自己的母亲。

  6月2日12时52分,在湖北监利长江客轮沉船事件现场,一名65岁的老太太被潜水员救出。在600多公里外的江苏南京,市民曹岑从新闻照片中认出获救的老人是母亲朱红美,激动痛哭。但曹父目前还没有消息,曹岑和家人正开车赶往湖北监利县。

  远在750公里外的江苏南京,下午1点左右,朱红美被潜水员救出浮上水面的画面出现在新闻中,“这好像是我妈!”一位瘦高的中年人突然抓着手机跳了起来。

  这个中年人就是朱红美的儿子曹岑,他紧紧握住手机想看得更仔细一点,而周围也有不少乘客和媒体记者凑过来,将自己得到的图片给他看“你确定吗?再看看这张是不是?”

  曹岑失声哭了起来,哽咽着给亲属打去电话报告这一消息。从早晨得知父母出游乘坐的轮船失事以来,这一刻,曹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半。

  尽管曹岑看过照片仍不能确定,但是他的弟弟曹峰则一眼认出“这就是我们的母亲,绝对不可能认错!我妈65岁,我们马上就准备去湖北,还要找我爸爸!”曹峰随后也通过多方联系确认,正在医院ICU救治的65岁老人正是他的母亲朱红美。

  当时的南京正下着大雨,下午3点多,兄弟二人来不及回家,在大雨中冲上一辆越野车开向湖北,终于在凌晨1点赶到医院,见到了在水中十多个小时死里逃生的母亲。

  “我知道会有人来救我的!”朱红美告诉儿子,船翻得太急了,一瞬间,同舱的三姐妹都没了,她下意识地抓了手边的杆子,脚垫在柜子上,头拼命往外探着,勉强露出水面。

 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曹峰身后电视中的新闻画面切到了救出朱红美的潜水员官东,曹峰激动得一屁股坐起来,“我家的救命恩人啊!我希望能当面和他说一声谢谢。”

  然而,兄弟俩的心仍然悬着,他们的父亲还在出事船中。“事故现场距离医院多远,我们能不能赶到现场去?”曹峰反复念叨,“我爸爸还在船上。”

  “我妈是靠信念活下来的,这让我特别想冲到现场,去叮嘱我爸,我们都来了,你也要坚持下来。”曹峰说。他也知道,去那边没什么用,但只想离生死未卜的父亲近一点。

  “我真想她的朋友圈更新下去”

  多地政府为乘客家属登记信息

  在殡仪馆和招待所奔波的儿子

  监利的雨时下时停,天却始终阴得像锅盖。

  数百具冰棺,摆放在荣城殡仪馆里,它们分别从河南郑州和湖北公安县调集而来。几乎同时到达的,还有湖北省其他地方派来的100多辆殡葬运输车。

  从昨天早晨开始,船上乘客的家属们便陆续赶来,他们无法进入殡仪馆,只能在警戒线外不住地张望着,久久不愿离去。

  张立云(化名),一名80后的汉子,便是这诸多家属中的一位。张立云是6月2日从南京坐飞机赶到武汉的,顾不上大雨,租了辆车连夜赶往监利。他说开始还能听收音机里的救援消息,可到了后半夜,就只剩下可怕的死寂,沉没的“东方之星”上,有他64岁的父亲,得知这艘船出事后,他第一时间给姐姐打了电话,让她千万瞒住心脏不好的母亲,怕老太太受不了。

  张立云到达监利县已经凌晨5点半,接待家属的工作人员告知他的仍是两个字——“失联”,这是他最不愿听到的结果。

  昨天一整天,张立云都奔波在接待处和殡仪馆两地,他加了一个记者的微信群,随时听说有打捞到遇难者遗体,便想去辨认是不是父亲。

  “这时候我不敢说盼着奇迹发生这种话了,我只希望能找到人。”张立云对记者说。

  “父亲一辈子为我活着我却送他上了这条船”

  作为一名80后,和众多这个年龄段的人一样,张立云已经娶妻成家生子,过上了自己的家庭生活。他说直到生了孩子以后,才真正明白了自己的父亲,一辈子都是为了自己这个儿子活着。

  早在2007年,他刚刚结婚生子的时候,年近退休的父亲就把一辈子积蓄都投进了股市里,他说当时父亲的想法是打算为孙子攒点钱。结果这一套就是8年,直到今年5月,老人的钱不但解了套,还赚了几十万。就在这次旅行前夕,老人将所有钱从股市中拿了回来,一半为张立云还清了房贷,另一半称打算带着老伴游全国。

  张立云最后一次和父亲通话还是儿童节的上午,父亲给他打来的。电话里,张立云的父亲是想祝小孙子节日快乐。父亲当时在电话里说,马上就要游览赤壁古战场了,说自己在船上吃住都好,劝张立云不要担心他。

  6月1日晚上9点左右,张立云看到天气预报说湖北荆州一带有雨,给父亲发了条短信,请他注意不要着凉,半小时后打电话,关机。张立云没多想,以为父亲睡了,而正是这时,“东方之星”出事了。

  张立云说,这次旅行之前,母亲因为身体原因不愿意出门,原本父亲也打算取消,后来姐弟俩都劝父亲出门“散散心”,结果这成了姐弟俩现在挥之不去的“罪孽”。

  “当天跟我姐一说这事,她就哭了,说是自己断送了爸爸,我也哭,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张立云捂着脸对记者说,眼泪从指缝里流了出来,“我爸一辈子就是为我活着,结果我却送他上了这艘船……”

  现在,对于这位80后的儿子来说,寻找父亲和瞒住妈妈,成了他头等的大事。

  因为工作这一次没能陪伴妈妈旅行

  来自南京的单婧婧几次前往容城殡仪馆都被阻拦了,每当看到殡葬车呼啸驶入,她说那种感觉,就像心被泡在沸水里,缩成一团。这是她唯一一次没能陪伴妈妈一起的旅行,随着救援时间的流逝,她感觉奇迹出现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。

  昨天在容城县殡仪馆,单婧婧泪眼模糊地盯着一辆接一辆的殡葬车,她说自己说不清是种什么样的感觉,这是她唯一一次没有随妈妈一起上路旅行。单婧婧的妈妈叫赵荣庆,平时喜好旅游,之前自己在读书的时候,每次旅游都陪着妈妈一起。但是这一次,自己没有学生时代自由,刚刚工作一年,不好请假。于是妈妈就同自己的大姐一起出发了。

  赵荣庆姐妹七人,生于1961年的她是“老小”,这次是与“大姐”赵荣萍一起登上“东方之星”的。为了这次旅行,赵荣萍甚至带上了新买的单反相机,两人5月29日在安徽安庆上船,单婧婧记得那天安庆也是风雨交加,这艘船延误了6个小时。

  6月2日获救的张辉正是她们的领队。单婧婧记得电话里妈妈曾提到,开始订的二等舱,但是因为住进一个男人,各种不方便,张辉为老姐妹俩调换到位于二层的三等舱,她至今仍记得妈妈住的房间号——224,就在二层的商店旁。

  6月1日晚上她与妈妈通了最后一次短信,母女言谈亲热。结果9点37分,赵荣庆的电话就再也接不通了。

  “妈妈很孤单我们鼓励她多出去走走”

  只有失去的时候,才更会意识到情缘的可贵。对父母的愧疚与思念之情,随着时间的发酵,在儿女中蔓延着。

  “妈妈,我们不能没有你,求求你回到我身边!”昨天晚上,从宁波赶到监利的赵静,忍不住在朋友圈打下这些字。

  赵静笔下的妈妈,其实是她的婆婆,李淑华。这位58岁老人的朋友圈至少现在定格在了6月1日。这一天,李淑华游览了荆州,身着宝蓝色短袖的她,戴着时髦墨镜,挥舞鼓棒敲鼓。这一天,李淑华共发了四张照片,三张都是风景。

  “这一天,因为是儿童节,刚走才几天的婆婆想孙女了,给孙女打了电话。”赵静说,自己和婆婆关系特别好,“我是叫妈的”,因为关系好,两人也经常不客气,甚至开玩笑。

  “我记得特别清楚,那天我婆婆问我她出来好几天,我想不想她,我就故意说不想,说你在外面玩的开心吧。”赵静说,现在这句话让她特别难受,“以后我更会主动表达爱意,真的有遗憾”。

  李淑华是跟四个宁波的老人一起来的,“三年前我公公去世了,妈妈一个人,特别孤单,我们做儿女的就希望她能开心些,鼓励她多出去走走。”赵静说,妈妈胆子很小,旅游都是从周边开始的,也不敢出远门。

  “算是慢慢培养的吧,这确实也让她心态好了很多,开心了很多。”赵静说。

  “这是她第一次出门很久去旅行,十几天,对别人来说也许就瞬间决定的事情,她却准备了很久,甚至还去体检了身体。”这个和善的老太太,因为担心自己身体吃不消,还去做了全身体检。

  “太让后人省心了,全身指标都很正常,我们就说,这么健康,去了没事。”赵静说,本来自己是想孝顺妈妈,才鼓励她去,还告诉她孙女会想她,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  “她每天都会更新微信朋友圈,因为旅游心情好,也会分享路上的见闻,她真的特别热爱生活,特别有活力。”赵静打开婆婆的微信朋友圈,“你看她就像一个孩子,两次发朋友圈说黄鹤楼名不虚传,黄鹤楼真的好美,九江到了她也会感叹。”

  “我真想她的朋友圈更新下去,她的旅行还没结束。”赵静说,她希望奇迹能够发生,因为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来得及做。

  官方为家属登记信息

  民间建立寻亲平台

  在绝望中,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希望,但是让生者感受到希望的存在,让那一份亲情延续下去,是这个国家的政府应该做到的事情。他们拯救的不仅仅是生命,也是一份份儿女对父母的寄托。

  从6月2日开始,在上海、南京等地政府相关部门已分别到达当地旅行社现场,开始为家属们登记信息。当天下午,福建省旅游部门已协调旅行社,组织17位家属2日下午6点50分许飞赴事发地点;当日晚上,南京组团的101位游客家属已经全部联系到人,并完成了信息登记工作……

  当日,乘客名单开始在网络上传出。官方通报结果显示,失事客船上的旅客们来自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天津、福建、安徽和山东7个省市,其中江苏人数最多,有204人,其次是上海,有97人。

  除了在政府处登记,许多家属开始在微博、微信朋友圈里寻人。

  在微博上,很快就有人整理出了一些乘客的信息:网友“欢哥23”的父亲和大伯;四名宁波游客都为老年人,目前失联中;殷先生,61岁,和小区三对夫妇一起出游,儿童节还和外孙通了电话;凌爱珍,女,80岁,和三个老朋友一起从南京去了重庆……


上一篇:深圳IT工程师40天被骗1127万

下一篇:武警士兵“逃婚”赶赴沉船现场救援

推荐阅读

公益专题 PROJECT

大家都在看